[Freddy Business Note]「唸MBA,就像學習福爾摩斯探案。」

Sherlock Holmes @ Baker Street
Source: http://s1.djyimg.com/i6/710162334201898.jpg

得之前和Tim閒聊的時候,我們有談到彼此對於
「嘿,台灣的發展出了什麼問題。」的意見與看法,
我從商業與經濟面切入這個話題,Tim則從社會與政治的角度分析,
雖然解析的路徑和部分結論不同,
不過我們都非常認同問題的根源是來自於同一件事:

看事情通常只看表面,不夠深入去思考到底合不合理。

過今天我們不想談台灣的發展(這是我們未來的責任)
今天的志向沒有那麼遠大:讓我們再一次來聊聊「思考」這件事情,
這篇可以配合之前所寫過Kahneman談直覺思考的陷阱
算是更進一步的延伸討論。

們時常會看到專家(名嘴)說:
(台灣)人容易受到情緒性、片面性的言論擺布。
Daniel Kahneman的語言,
就是指我們太習慣用支配「直覺」的System 2
來思考需要System 1「理性邏輯」的事物,時常造成偏誤;
此外,也由於「直覺」不需要「邏輯」的思辯,
使得我們難以建立System 1的腦部迴路,
真的需要邏輯腦的時刻,根本無法發揮作用。

前寫過的文章曾經簡短的介紹這些說法,
也提到Kahneman認為「累積閱歷」是個短時間的權宜之計,
「慢慢思考」才是王道......不過具體來說,
「慢思」是什麼,Kahneman並沒有清楚的交代,
有什麼樣的方法可以幫助我們「慢思」呢?

答案原來出乎意料的近:就在我的床頭櫃上。

天早上第N次翻開「精實創業」時,
看到最後幾頁對於「5 Whys」的精彩解說,巧的是,
當我接下來打開電腦時,發現Jamie今天也有提到這個思考方式
用最直白的方式來說,就是當我們碰到一個議題/問題/麻煩時,
必須強制自己/團隊針對這個問題連續追問五個為什麼
藉由這個方法去「挖」問題的核心,找到「病灶」的方位。

般來說,這個「5 Whys」常常是創意的課程所採用的方式,
然而我們可以發現它同樣可以用來發現、並初步的分析問題,
而藉由「問為什麼」的過程,我們就用到了「邏輯腦」來思考事情。
可見,不論是創意還是解決問題,
終究仰賴的不是漫天飛舞的奇想,而是向下紮根的邏輯推演與思辨。

此,所謂的「慢思」並不是物理時間上的「慢慢思考」,
而是藉由通過好幾個問「為什麼」的關卡,
一步一步的利用邏輯推演、呈現出問題本來的面貌。
MBA教育中「蘇格拉底式對話」教學,
我想就是在訓練學生這方面的能力,說穿了,
精隨根本不在個案到底講了些什麼,
而是怎麼像偵探一樣,去拆解一個又一個企業的懸疑呢。

以為什麼我總是這樣認為:「唸MBA,就像學習福爾摩斯探案。」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多想、多看、多思考,歡迎透過右上角的Google+找我聊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