泛經濟:服貿、經濟知識與政府的責任。


最近非常關心立法院前的「太陽花學運」,也因為家裡就住附近的因素,
我可以幾乎每天都跑去現場坐下來,聽聽看大家都在談些什麼。

雖然我骨子裡是非常擁護經濟貿易自由化的,相信各國若依據比較利益原則貿易,
可以對整個經濟體系創造最大的效益; 而現在在學習企業管理、產業分析的過程中,
參考了很多的資料,我也相信適度的競爭下,是有可能逼出產業及企業的創新的。
但上面這些敘述,都是模型中最單純的情況,是假設兩國對國際市場的談判籌碼接近,
而更重要的是,單純的經濟模型中為了要分析,把除了市場之外的因素都先拿掉了,
而在實際上在經貿關係中,政治、外交、環境、社會等因素都是必須考量在內的。

雖然這樣講對於陸生有點不好意思,
但目前中國大陸與台灣在政治上,大體仍是處於敵對狀態的; 
而中國大陸的經濟與市場制度,並沒有對外商有比較好的保護;
最後,中國大陸許多企業龐大的資本額,也不是台灣大部分的、
被長期保護得好好的中小企業能夠獨自應付的......。還有很多因素我寫不完,
但是這些可以想像的到的因素,似乎未考慮進目前台灣政府這個版本的服貿協議,
沒有監督機制,也沒有明顯看到政府有具體保護、或是促使產業升級的機制。
根據現在所掌握到的訊息,現在的服貿協議在一般人眼中,
僅僅是考慮經濟貿易的因素,而忽略了政治、外交、國安等對於原先假設造成的影響。

而經濟學所稱的利益,更不只是經濟利益,而是通盤考慮的總體社會福利。

我在政大唸大學時,接受過國貿系完整的經濟學訓練(一個經濟系學生該修的課都修了),
學到比較高等的經濟學時,最重要的不是考試重視的價量計算,而是怎麼去推理演繹。


而推理演繹的最原點,是去關心這個經濟模型中有什麼樣的假設?假設一經過變動,
後面所有的演繹都將會改變,自然會有不大相同的結果。因為有這樣的訓練,
讓我不再只是重視貿易政策中,顯而易見的「成果」,而是先去看看他的「假設」,
假設中有哪些變數是固定不變的?哪些是內生變數?哪些事外生變數?
惟有鍛鍊自己對於這方面的敏感度,經濟的學習與邏輯才有辦法對思考產生變化。

雖然,並不是每個人都有受過經濟學訓練,但有受過經濟學訓練者,
包括政府,還沒對整個服貿協議提出「一般人也懂」的解釋,
我相信一直到現在還有很多人不懂服貿協議(支持或反對皆是),
而這個是政府、媒體、和所有受過經濟學訓練者的責任,
這一點比 30 秒的程序不正義更嚴重,因為還有很多人不知道學生在抗爭些什麼,
還停留在「簽服貿協議=經濟大躍進」的無知思維中,以為學生都是暴民
這豈不是另一種黑箱?知識的黑箱?政府應該設法說清楚講明白。

我支持服貿協議,但不是這種忽略國安、政治等其他變數的服貿,
也不是這種沒有讓一般人民充分了解利弊得失的服貿。

> 務必延伸閱讀:

政大社科院經濟政策研究中心《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導讀與效益評估》
維京人酒吧《服貿是毒藥?還是仙丹妙藥?》(寫的很完整!必讀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