續・預測、機率、期望值與第二層思考:BREXIT 思考回顧

Source: Bloomberg

這一週以來全球最重大的事件就屬 BREXIT:英國人民要用公投決定要不要脫離歐盟。結果「出乎意料」地,"Leave"(脫歐)陣營取得 52% 的得票率,留下跳水近 10% 的英鎊、大亂的股票市場,還有一群錯愕轉憤怒的英國年輕人及移民。

聽說英國人上 Google 搜尋 "What is EU" 的搜尋量增加。大部份的人在笑說英國人好像跟我們沒什麼兩樣,老牌民主國家的人民素質不過爾爾...不過我在想,會用 Google 搜尋 EU 相關議題的,跟支持 "Stay"(留歐)的應該是同一批人吧,或許這些激增的搜尋量,只是這些人對未來日益不確定的具體表現。

也聽說這次 BREXIT 的推手,保守黨的前倫敦市長 Boris Johnson,正在(被年輕人罵到臭頭地)大力「消毒」說,英國仍然可以留在歐洲共同市場裡面...對於極有可能成為新任英國首相的這位,他的話真的聽聽就好。



Source: Bloomberg

造成這些黑色幽默的 BREXIT,事後已經有很多媒體渲染成另一個黑天鵝事件:不太可能發生的事情居然發生了,然後市場大大地打了一個噴嚏,用一天的時間嚇壞國際投資人。先前國際金融市場的共識,給了留歐 65-70% 的誇張機率;最後一次媒體民調也顯示支持留歐的英國人民大概有 55%。

基於對英國目前政經情況的判斷(感謝外交系的栽培),我自己在這個過程中,對於留歐或脫歐的想法趨近於 51:49,最終將由留歐險勝...很顯然地,儘管最終得票率的分佈和我想的差不多,不過方向卻徹底猜錯。看來我真的不適合去當民調專家或是選舉操盤手,幸好我的身份是看新聞的一般老百姓。

不過如果我們是投資人,勢必得要在這種高度不確定性的環境中做出選擇:買進、賣出,或是什麼都不做。我在 BREXIT 公投的前天,曾經在個人臉書上發表我的看法,並且滿大膽地做出 "Short" 的建議...儘管我在寫這篇貼文時,心中還是認為留歐還是佔上風。




會有這樣的想法很矛盾:怎麼會覺得留歐的機率比較高,卻又在投資行為上選擇放空英鎊、英國股市?我整理一下我寫這些東西的時候,腦子在盤算什麼:


  • 基本上,我認為留歐的可能性比較高。但從最後幾次民調和政治分析的文章來看,留歐的得票率也不會比脫歐高到哪裡去...而就算留歐派贏了,英國與歐盟的內部問題也會在中長期爆發開來。

  • 不過,作為投資人,我應該關心的不只是留歐脫歐這種政治議題,更應該了解 BREXIT 這個事件,我做的交易能不能讓我大賺,或是避免巨額的損失發生?因此,除了民調的預測,我也必須考慮到各種結果所產生的報酬率。

  • 短期報酬率,決定在資產取得價格、以及市場反應的時間長短。我看到在下面這張圖中,BREXIT 公投前幾日英鎊兌美元的匯率,呈現緩步上升的樂觀情緒...然而這跟呈現五五波的民調,似乎在走兩條平行線。

  • 雖然無法了解英鎊確切的未來走向,但我認為在這種「資本市場樂觀,民調卻呈現高度不確定」的環境下,投資人做多英鎊所能得到的報酬率應該不會太高,甚至我大膽的假設...留歐並不會改變現狀,做多英國市場的附加報酬趨近於零

  • 市場一面倒對留歐充滿樂觀情緒的另一面是,做空英鎊的成本反而較低,遭受大幅度損失的下檔風險有限,而如果那些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發生了,這樣的選擇將帶給投資人可觀的報酬。

  • 此外,根據行為經濟學中「人們厭惡損失勝於同等的獲益」的結論,下跌的幅度及所需的時間將更為劇烈,投資行為在空頭期間更容易出現過度反應的狀況。

Source: Bloomberg

因此,即便我認為留歐&脫歐的勢力難分軒輊、呈現五五波的局面,但這不會影響到我身為一個投資人的決策。身為投資人,我們要考慮的不只是事件的走向,更重要的是考慮事件發生時,我們能從中獲得多少利潤、避免多少損失的產生。

從 BREXIT 這個情況來看,我認為就算 51% 可能性的留歐派勝出了,投資人因為做多英國而獲得的期望報酬有限,甚至趨近於零;然而如果那 49% 脫歐的可能發生了,卻有可能因市場的過度反應,而在短期創造大量損失。

如果用期望值的角度(即機率 X 獲得報酬)來計算,這交易的期望值可以說是負數,投資人做空獲得的勝率應該比較高。如果是不敢冒險的投資人,什麼都不做、把現金抱在手上也會是比較好的選擇。

其實這次 BREXIT 的事件,是給我一個應用《預測、機率、期望值與第二層思考》所談內容的練習機會:如何在高度不確定性之下,仍能理性地找出事情發生的組合、每一個組合所能帶來的報酬,用機率來思考...最終做出決定。即便最終我猜錯了公投的結果,但事後看起來,我在投資決策上卻做出了適當的判斷與建議。

只是,我突然很能了解《黑天鵝效應》作者 Taleb 在講的,投資賺大錢並不能顯示出一個投資人的能力高不高明...假如我今天照著上面的思維走一遍,公投結果卻是留歐派勝利,我還是會遭逢一定的損失、旁人看我只像個朝風車衝刺的唐吉軻德。

資本市場就像深不可測的大海,儘管大多時候風平浪靜,報酬與智慧及耐心共存,卻也偶爾眷顧運氣好的笨蛋,同時偶爾埋葬技術好的能人。


【補充】啟發我寫這篇文章的延伸閱讀,推薦給大家一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