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FBN]「生涯進路的思考練習題(配分:50分)。」

「伊斯坦堡夜景」
不要努力成為一個成功者,要努力成為一個有價值的人。—— 愛因斯坦

次發佈文章,已經是22天之前的事情了,
前幾天朋友們不約而同紛紛「提醒」我:
「嘿,該寫點文章了!」
由 11~22 日的時候,我去了土耳其旅行、上課,
回台灣之後又有 MBA 暑期課程要收尾,
讓我真的沒有什麼時間,去從事「寫網誌」這件我少數的嗜好。

不過這一段時間的「不寫」,反倒讓我有多機會想「我該寫些什麼」,
事實上這將近一個月的時間,我還是用紙筆把靈感寫下來。
有的靈感隔天早上看,發現只是短暫的小感動,
但還有少數幾個,是到今天仍持續發酵的思考問題。

例如,今天要討論的「未來生涯」,對我而言就是個好問題。

尤其是最近 MBA 要開始選課,我才開始真正意識到:
沒辦法再像大學一樣,有四五年的時間慢慢、隨意地摸索,
到了碩士班,自己可能只有碩一這一整年,必須考慮有限的時間、
不便宜的學分費,精確地組合出自己未來的主修。
甚至用比較文言的說法,碩士班每一次的選課、比賽、活動,
都可能是在替自己未來的生涯、志業,打造一塊墊腳石。

我自己在去年 11 月,申請 MBA 的備審資料上,
清楚地寫著自己未來的主修:兼修「創新創業」與「財務投資」。
記得那時候很多人說,啊備審資料就隨便寫寫啦,通過面試最要緊,
但我還是覺得,既然要寫就要認真地寫、認真地思考未來兩年該做些什麼事。

於為什麼是這兩個領域?我想我深受經濟學的啓發。

投資具有雙重性,嘛,有上過經濟成長理論的人知道就好。
總體經濟學(Macroeconomics) 有個概念,我一直都很喜歡,那就是經濟成長理論、
Harrod - Domar Growth Model 裡面「投資具有雙重性」的概念,
簡單的來說,總經的 投資(Investment) ,
不只是可以消費的財貨,也是能使總供給提升的資本累積過程。
在 需求端(Aggregate Demand) 和 供給端(Aggregate Supply) 兩邊,
都能夠同時幫助一個經濟體系創造經濟產值。

將這樣的思考方向,套用在我自己身上,就變成我選擇未來主修的原則:

有什麼樣的工作,不只是為自己創造價值(AD),也能幫助其他人創造價值(AS)?

有什麼樣的工作,
可以藉由自己的專業知識、創造屬於自己的財富(AD),
又可以同樣用知識以及財富、來幫助其他人創造財富(AS)?

創業投資 (Venture Capital)、或是早期資金提供者,
就是其中一個,需要了解產業、瞭解如何經營,也要應用財金專業的工作,
但真的去研究創投這一個行業、和一些創投家聊過之後,
才會發現要做好這個工作,要的不只是上面的專業知識經驗,
真正促使創投家做下去的,不是你我所想像中的高績效高報酬
而或許是「想當伯樂,挑出千里馬」的一種人生態度,
也是因為這個因素,讓長期從事學生輔導工作的我,
可以思考去走一條除了當老師之外的旅途。

所以我自己規劃:在 MBA 求學期間,會聚焦在「創業」和「財務」上,
會選擇 政大企研所(MBA) 的好處在於,除了企研所自己行銷、企管的強項外,
也可以去商院其他「友系所」,如科技管理、財務管理等,充實自己的專業,
我想這應該會滿適合,去培養創投所需要的「專業知識」層面。

此外,我也很幸運地,可以在「經驗」上得到一些累積,
像是在 iHealth愛健康 跟著 Jake & Jeffrey 創業、實習,
或是先前參加許多創業家前輩走過的 TiC 100 創業競賽
以及現在在 STAEDTLER TAIWAN 協助網路行銷的機會等,
我希望之後也能繼續累積經驗,
去更瞭解實際的事業經營、實際去創投業者那邊工作看看,
一邊摸索出創投,這個計劃中的長期職涯目標,
到底是什麼樣子?要如何做得出類拔萃?

帝似乎默默地,把我推到「創投」的這條路上。
或許,祂可能真的希望我從事一個「助人興業」,
「Freddy 的夢想就是幫助其他人完成夢想」的志業吧?
而目前這樣的規劃,是我喜愛、並且願意投注時間去盡力的。
就跟文章開頭愛因斯坦的名言一樣:

不要努力成為一個成功者,要努力成為一個有價值的人。

而我希望自己未來,是那個自己創造價值,也幫助別人創造價值的人。










不過我覺得這整篇,真的好像在寫自傳,哈哈哈。